森森林

学业繁忙,告辞

“寻人启事—阿瑞”

虽然之前不认识这位太太,但还是希望TA能快点回归,还请各位能帮个忙寻找下阿瑞太太(ง •_•)ง谢谢

Night·Light:

(占tag非常对不起)


 


我想找一个走丢的孩子,TA的名字叫“阿瑞”。


 


啊其实也叫过“R”、“Rick”、“Ari”、“kcir” 。


我是在2018年10月6日这一天发现TA不见的,然而在此之前已经有别的人发现了,最后更新时间是10月3日12:46分。


Ari注销了账号,在LOFTER上消失了——啊我不知道TA有没有连同音乐博客一起删掉,因为我找不到TA的音乐博客......


最初是因为空间里面转载的一篇有关于抑郁症的短漫合集而认识TA,TA.....很好,就真的,特别好。


 


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会让Ari为难......但是因为Ari的画我认识到了很多一样备受“苦难”煎熬的人,也更加了解抑郁症这方面的一些切切实实的东西,Ari的画带给很多人力量,Ari自己即使深陷泥潭,也始终不断寻求希望和光明。


 


上个月她突然删光了往期作品。


我.......我早就应该察觉到的啊,那个时候TA怎么了,我应该猜到的,那个时候会不会已经很糟糕了......?


 


 


精神类疾病和普通情绪不一样的——尽管两者的表达方式很像,甚至一模一样,普通情绪就好比因为一时考试失利而伤心难过、因为工作不顺利而借酒浇愁——普通情绪是有明确原因的、可以通过时间慢慢消减、自己恢复如初的。


 


精神类疾病患者当然也会伤心难过,但这样的情绪无时无刻围绕着他们,就像脑子里长了个会说话的脑瘤,吃掉了他们所有的正面情绪,此后即使知道有温暖阳光存在也无法感知,再也无法作出正面积极的情绪反应(术语:认知功能损害、意识活动减退),痛苦待他们“亲如益友”——就像被囚禁在一个只剩黑夜的平行时空。


 


抑郁症是病啊,跟网上的丧丧非主流葬爱蚊子精不一样,甚至连负能量都无法将其概括。


这是病啊,跟肺炎、癌症一样甚至会致死的病啊!生病的人孤立无援、挣扎得痛不欲生,却依旧在泥潭里寻找光明和希望。


情绪通过文字、艺术传达到网上是表达、倾诉、发泄,某些人认为只要不是正面的情绪就是负能量的病态的,但是这对精神类疾病患者来说,却是一种自救方式,是他们与现实唯一的联系了。


 


 


因为Ari的推荐去听了很多歌,包括后来那一首《The End》by As It Is,我在网易云音乐找到了这一首并且翻译了它,评论区许多小伙伴是因为Ari的推荐来听的。Ari带动了很多人,包括我在内,将许多人聚集在一起。但表面上看起来我们与TA只隔了一块屏幕,实际上我们中间隔着一个世界。


 


几番冲动想越过重重障碍去给Ari一个拥抱,可TA一消失我就找不到了。


 
当我知道TA离开的时候,真的伤心到无以复加。
 


 一直以来都在努力了解这方面的事情。小时候有过痛心的经历,长大后看了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,最大的想法就是——精神类疾病最大的特殊点在于病因可以微小到一句话,一个动作、甚至一个眼神,但一旦患上,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,与人间隔绝。没人理解,没人会听,没人感同身受,就像消失了一样......


我知道大多数人对精神疾病和普通情绪的区分依旧模糊,可“不能分辨”≠“可以肆无忌惮地评论”。抑郁症不好笑,也不能拿来开玩笑,不懂不理解可以去查,难道你要逼他们出示确诊书吗?


以己度人,以“如果是我的话就会......”的方式去衡量别人的经历,公平吗?


 


不同的人面对同一个环境时的表现和感受完全不一样啊。不然历史上怎么会有“太子继位,其余兄弟逼宫篡位”的记载呢。


 


你根本不是TA,你没体会过,再怎么揣测都无法体会到TA的情绪。从来就不存在什么“感同身受”啊。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


 


 


翻译《The End》的时候几度泪崩。


 


屏幕中离了情绪和声音的文字就会冰冷得犹如死人散去的体温,偏偏有人宁可用这样的东西去做媒介,也不愿意停下来、闭上嘴,听一听那些被世界拒之门外的人们的哭喊。


 


 


讽刺的是我也只能使用这样的文字。


 


我在泥潭里挣扎过,尝过切切实实的痛苦,此后再也不想让在乎的人在那走一遭。


 


想抱一抱Ari,抱一抱很多像Ari一样的孩子。


 


希望Ari身边的人能够好好照顾TA,一直以来压在TA身上的负担已经太多、太重了。我也希望这不是个“奢望”。


 


希望Ari回来,这样我能够再见到TA;也不强求Ari回来,远离这个令TA受伤的地方。


 


有人说“喜欢”太不负责任,没有实质的喜欢更加不负责。


但我真的......好喜欢阿瑞,好希望阿瑞能够幸福啊。


 


 



 任谁都好,请救救他们


请救救他们
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发现两首巨real的歌→
《変わり行く世界のために》和《The Last Of The Real Ones》
前一首是欧鲁个人视角 后一首是久→欧视角
(后一首的歌词翻译感觉有些飘啊不管了不管了cp滤镜走你!⊙∀⊙

想知道有太太会做这两首歌的手书/mad么😭😭😭
本人已经脑补好了几千几万遍
就是不会做(废人躺

第一次尝试
决定拿若俊典开刀…

(感觉自己会拉低欧厨太太们的整体水平x)

天天天天哪…(说不出话

A狗:

*海盗pa!
*私设红眼鸟!原设的眼睛颜色没出!
*我喜欢小鸟的红帽子
*老安很适合这一身
*画分镜画到崩溃,最近一直没时间产粮。